十年前我可能去了一个假的东北?

大兴安岭林海雪原的清晨,阳光照进静静的林海(来源:shengjingyoujian/Flick)

1、

近来,东北很火。先係雪乡宰客,然后係整顿。哪知才整了顿,又係男导游打人,女导游宣称游客係羊,人家磨了几个月刀,就这两月宰羊呢。

再然后,係我这老花加近视都看得清的牌照,交警硬讲不清晰。不但罚了款,更可怕的係,还把这拍下来,作宣传材料。

看来,传讲中的投资不过山海关,也唔係没有根据啊。

不过,我唔係来批评的。我係来回忆的。我只想讲一讲,十年前我见到的嗰个东北,嗰个记忆中很美好,也很纯朴的东北,它怎幺一下子就消失了呢?

两相对比,未必然,十年前,我可能去了一个假的东北?

2、

2007年夏天,我和湖南作家远人有过一次为期半月的东北之行。那也係我第一次去东北。

坐的係绿皮车。时值暑期,买不到卧铺,只有硬座。我还记得坐我旁边的係一个满州里姑娘,姓张,她的名字我也记得:ZXY。

我们在车上聊了一会儿。张姑娘身材高挑,普通话标準,白皙的脖子近在咫尺,讲实话,我觉得车厢里更燥热了。

总之,从张姑娘开始,还没出山海关,我就对东北有了好感。

3、

话讲我们在硬座上只坐了两三个小时,就略有不舍地告别了张姑娘。我们没下车,而係转移到了餐车。一係为了喝酒,二係餐车座位宽些,空调足些。

在餐车,很快就发现一个和南方迥然不同的现象:进来一个卅多岁的女子,点盘马铃薯丝,没要米饭,而係要了一瓶——二——锅——头!一个人慢慢坐喝。

一个如此,两个也如此。更厉害的係第三个,她居然要了两瓶二锅头。

这让我和远人大感新奇,也深感压力。我讲,远人兄,你不至于喝不过人家东北妇女吧?你係男人,你也係半边天哟。

远人苦着脸,完全可能。

我们的酒从中午喝到深夜,旁边的乘客也换了好几碴。后来,车到某城,上来一条健壮汉子。

几句话下来,那汉子讲,咱们挺投缘的,我也去弄点酒来,咱们唠嗑吧——用远人的话讲,这係他在现实生活中第一次听到有人用唠嗑这个词儿。

好,那就喝吧。三个人一连买了三次酒,喝了足有二卅瓶海拉尔啤酒。

汉子在大庆下车前,给我们留了电话,盛情邀请我们返回时,一定在大庆停一脚,他要请我们喝个酒。

几天后,我在博客上记述这次旅行时,感叹讲,“讲句老实话,北方人的确比南方人耿直多了,大家都係喝酒的,看着就欢喜,几句话下来,就成了朋友。”

也就係这次旅行,东北的辽阔让我震惊。七月的东北,才凌晨三点过,天就亮了。火车奔驰在平原上,两旁都係无边无际的庄稼地,风一吹,像波涛翻滚的绿海洋。火车开上半小时,也不见人烟和村庄。

4、

抵达海拉尔后,我们出去散步。河边,啲人在捕鱼,我们就凑上去看热闹。一个捕鱼的老头看出我们係外地人,主动和我们打招呼,还告诉我们讲,他係市里的警察。

一会儿,警察从包里掏出一包油炸小鱼和半瓶酒,请我和远人一起吃喝。临走,又热情地约我们晚上再到河边去,他要给我们做烤鱼。想想夜黑风高人生地不熟,晚上,我们没敢去。

两天后到满州里,正在街头閑逛,突然看到一个美女向我们款款走来,还嫣然一笑打招呼,仔细一看,竟係火车上同坐了几个小时的邻座,那位张家的高挑姑娘。

于是三个人就在一家咖啡馆坐低来。聊了些咩,全忘了。只记得那係一个凉风轻拂的下午,彩色的尖顶房子让那座城市像係从童话里走出来的。

5、

此后,我们从满州里去漠河,火车要花整整一个日间,穿越茫茫大兴安岭。同样没有卧铺,同样到餐车喝酒。

下午,餐车进来一个中年人,披着一件油渍渍的衣服。他在我们邻桌坐低,友好地朝我们笑了笑。出于南方人的谨慎,我们只还了他半个笑。

中年人告诉餐车主任,他係另一趟列车上的厨师。餐车主任听了,立即热情地让服务员给他上菜和酒,请他慢慢喝。中年人也不客气,倒了酒,不时向我们遥遥举杯,隔三差五地聊几句。

到了他下车的阿龙山,他热情地邀请我们:兄弟,要不跟我下车,到我家去,我让媳妇儿给你们做蘑菇炖小鸡,咱们再接着慢慢喝?

终于,远人不胜酒力,趴在桌子上飞流直下三千尺。一个胖胖的服务员过来打扫,嘴裏很轻地咕哝了几句——在我看来,这已经係非常客气非常给我们面子了。

孰料,一个一直在一旁看书的青年突然拍起了桌子:人家大老远出门在外,喝点酒容易吗?你这娘儿在这儿胡咧咧个啥呢?

餐车主任闻讯赶来,问明情况,竟责令服务员向我们道歉。远人睁大眼睛,好像酒都被这意外惊醒了。

6、

在漠河县城,我们租了一位姓姚的师傅的车去北极村。一路上,为了拍照,我们再三让他停车,他总係乐呵呵地讲,好嘞。有时我们没喊停车,他觉得风景不错,也要主动停下来:呢度不错,拍拍吧。

返程时,姚师傅又主动带我们去看一座有白玉观音的山。姚开的价钱係两百元,我吃饭时问过饭店老闆,老闆讲至少也要一百六。但姚的两百元不仅包括车费,还包括门票。他和那看门的有点面熟,就讲我们係他亲戚,从而免去了每人六十元的票。

回城时,因为係晚上的火车,我们想先去洗个澡,又由他拉到火车站买票,再拉到街上找澡堂。

晚上,我们乘坐由漠河开往哈尔滨的火车。这一次,直接从站台进了餐车。餐车主任很友好,听讲我们要喝酒,挥手对大师傅讲,“给他二位整几个好菜来”——结果,我们吃到了有史以来份量最足也最便宜的火车餐。

餐车人不多,半夜时分,来了一乘警。大约看到我们带着笔记本和专业相机,就好奇地问我们係哪里人,係来旅行的吗?当得知我们从四川和湖南来时,乘警很兴奋,兴奋地聊天,兴奋地发烟。

凌晨三点半,车到加格达奇,我完全不抱希望地问他,能不能弄到卧铺?乘警有点意外:你要卧铺?杂不早讲,没问题。

中午,车抵大庆。我们在餐车上结识的新朋友已经和他的哥们儿来接站了。几个人直奔酒楼,大块吃肉,大碗喝酒。酒足饭饱,还陪我们去看了王进喜纪念馆。游罢,送到火车站,方才握手作别。

——从那以后,我再也没见过这位大庆兄弟,就像再也没见过那位满州里姑娘。先前几年,逢年过节还发个短讯,后来手机丢失,从此只能相忘于江湖了。

愿他历尽沧桑,酒量一如当年。

愿她为妻为母,白皙一如当年。

7、

这次东北之行,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和美好的印象。印象中,东北人热情,质朴,好打交道,不像南方人那样心眼儿多。

如果要讲负面的话,那就係熟人社会到了可笑的地步——在满归,我们在嗰个只有一间房子的汽车站排队买票。这时,后面挤来一老头,手捏一张写了字的纸条,大声对售票员讲,我係某主任介绍来的。给我先买两张。

不过,那时候,你要係告诉我十年后同样的东北竟然殴打游客,竟然把去他们那嘎哒的人当成羊宰,讲实话,打死我也不信。

我记得,回蓉后,我把东北见闻讲给我的朋友武志刚听。武志刚係黑龙江明水人,当年为了爱情移民四川。他总结讲,北方地广人稀,人与人见了亲。

我还记得,当时广电厅附近有一家东北人开的饺子馆,我和老武偶尔去吃一顿。据老武讲,这家饺子的东北味儿很地道。

老闆係个丰膄的中年女子,和老武认了老乡。每次食完饺子,总要用塑料袋包啲生饺子给老武。沾老武的光,我也曾得到过几袋。

如今,那家饺子店早已不见了。老武也作古好几年了。人不可能第二次踏进同一条河流。我谂,我大半也不能第二次踏进十年前的东北了。

呜呼。

(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)
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