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人也能有女性直觉

男性和女性都相信,父亲在家务和育儿上天生就不行的概念。华威克大学的克莱儿.里昂奈(Claire Lyonette)说,她和同事们针对育有幼儿的父母做家务研究,她们发现女性对于得做大量家事而感到挫折之余,会用里昂奈称为「男性无能的迷思」来自我安慰,反正男性会做得很差。

「这绝对是个迷思,但女性会用这当作少叫男性做更多家事的藉口,而男性也是。」她说。「但就如和我一起研究的共同作者所说,推着吸尘器走来走去,实在不算什幺高深的学问。」再深入研究,里昂和同事发现了一个耐人寻味的逆转。在她们所研究的男性中,收入较低的男性比收入高的男性更愿意帮助妻子做家事。里昂还尖锐地形容,这些较有钱的男性「连抬起一根手指头都不愿意,只会砸钱解决问题,如找清洁人员。」

但不管男方的收入多寡,那些分担家事的男性多会选择较具「能见度」的工作。这是为什幺呢?她告诉我:「因为别人可以看到他们在做事,买菜、做大餐。但是没人想做打扫的工作。」我们可以在社群网站上看到父亲们分享自製的週日大餐,却极少刷得清洁溜溜的马桶照。

女性主义作家凯特琳.莫兰说,面对育儿工作或是清洗衣物会说「妳是专家」的男人应该要觉得丢脸。她告诉我:「当他们说『我怕把衣服洗到缩水了,所以妳得来洗。』我建议妳嘲笑他们,然后说『你是认真的吗?你有学位、会开车、有工作,你跟我讲不知道怎幺操作洗衣机?快去洗!』」

主夫爸爸劳特利同意「我们男性会说『我不会,这对我说太难了。』因为这是逃避工作的藉口。」他说。「换尿布不是件愉快的差事,但是你可以从经验中学到技巧。眼光放远点来看,帮宝宝换尿布是在建立关係。当孩子的尿喷到你嘴里,这是属于你们的亲密关係。若有其他人这幺做,你大概会和他断绝关係。」

劳特利和许多他社群内的家庭主夫说,在提供照顾这件事上,性别是无关紧要的,一项以色列的研究能证实他们的说法。女性一向被认定为天生具有养育、保护和担心子嗣的能力,但研究人员在一群身为头胎主要照顾者的父亲身上发现,他们大脑的某些神经通路实际上受到重新改造。尤其是以杏仁核为中心的网路,也就是专门处理情感、警觉和注意力的部分会活化,产生有如母亲经历怀孕和生产般的影响。研究认为父亲也能发展出启动母性直觉的神经迴路。

家庭主夫甚至会和妈妈抱怨一样的事。劳特利说:「女性的抱怨,其实和在家庭里扮演的角色比较有关,而不是性别。家庭主夫也常抱怨,为什幺老婆不知道使用洗碗机?我老婆下班回家后总是把午餐餐盒丢在厨房桌上。」

「汤姆也是!把所有的东西放在洗碗机附近。」我说。

「是不是?」劳特利说。「为什幺她不直接放进洗碗机就好了?」

「没错!」我大叫,巴不得他也住在布鲁克林,然后我们可以一起遛小孩。

这个问题很简单,纽约心理学家金费兹.派崔克告诉我:「女性习惯执行有时间性、截止时限的工作,如学校接送和夜间餵乳。她的一日行程就是这样安排的,要能随机应变。所以当女性对另一半说『你可以去修理浴室里坏掉的那个东西吗?』对方却一副『妳干麻烦我?』的样子,她会大抓狂。」

这种看似故意的无知,是我最常听到的抱怨之一。哈佛大学医学院心理学讲师,同时也是伴侣治疗师的诗瑞.柯恩(Shiri Cohen)主导一项针对异性夫妻的研究,研究透露当受试女性的男性伴侣知道她们生气或烦心的话,她们会比较开心。「这项研究证实,我每天从各种夫妻身上看到的一些现象。」柯恩告诉我。

「若男性能够注意到妻子的负面情绪,并进行某种程度的沟通,妻子会觉得好过一点。因为她知道『他懂我的感受』」但反过来看,男性无法从知道妻子心烦得到相同的满足。她说:「研究显示男性对于可能发生的冲突会倾向于退缩,因为他们生理上较易受到负面的影响。冲突对他们来说,冲击更大。」更有趣的是,让女性满足的关键在于知道配偶有试着了解她们为什幺生气,而不是完美解读她们的各种情绪。柯恩说:「有点像鼓励人们不需要百分百的完美,只要我们彼此同调,让对方知道我们有在关心。」

但如果你们两人都因为宝宝而睡眠不足,先生的大脑也很有可能真的无法察觉妳的怒气,有一项研究测量睡眠不足的人的脑部活动,发现他们的脑袋无法区分具威胁性的脸或是友善的脸。

即使你的伴侣看起来一无所知,他也可能下意识地察觉你的愤怒。一项南加州大学研究观察已婚夫妻数日,发现如果母亲的压力上升,父亲的压力贺尔蒙皮质醇也会上升,具体来说,全家人的压力程度都会同步。特别是如果母亲让父亲体内的皮质醇浓度改变,产生让人气馁的滴流效应,父亲会进而影响孩子们的皮质醇浓度。

「当我在为夫妻治疗时,」柯恩说。「我注意到一个模式:如果我问一个广义的问题如你们好吗?或是你们这週过得如何?丈夫总是会先看看老婆要说什幺。就像是男人期望在两人的关係中,女性是试水温的那一方。」或是如我母亲所说的「别让妈妈不开心。」

害怕被评价的妈妈们

因为女性仍然害怕受他人批评,旧金山心理学家约书亚.柯曼(Joshua Coleman)指出「如果一个小孩上幼儿园时穿着破掉的裤子、脸上沾着花生酱,旁人不会想说『他爸爸在干嘛啊?』而是会想『他妈妈干嘛啊?』」我很羞愧地回想起自己在类似情况时,也常默默地质疑妈妈。

不管我们喜不喜欢,为人母和家事管理还是女性的主要身分,所以如果房子很髒乱,女性还是比较怕受责怪。「我想这对男性来说并不是那幺重要,他们对一些事情有免疫力。住家的整洁对我太太来说比较重要。当我早上出门时,我才不在乎早餐穀片有没有撒得到处都是。」柯恩说。

但我可在意了,尤其是有人要来家里聚会时,这等于是给了几百个让人评价我的机会。在我有孩子前,我从没去过朋友的纽约公寓,大部分人的家都太拥挤了,不如到餐厅或酒吧见面。现在我和我朋友常常会互相邀约,我们会在聚会前疯狂地打扫,把所有可能会被讥笑的东西都藏起来:被成人痘痘药染得满是白点的毛巾、一堆的儿童电影(藏在那些感觉很正经的木製教育玩具后面)、床头柜上那瓶你用来当指缘油的宝宝万用膏(因为它很容易被误以为是润滑剂)。

母亲们对自己的各项严格标準可说是罄竹难书。一项针对职业父母的研究发现,女性在形容自己的家庭生活时,会透露出较大的无力感,有百分之三十的女性觉得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标準,而男性只有百分之十七。

休士顿大学社会工作研究院教授与研究作者布芮尼.布朗(Brene Brown)称自己为「复原中的完美主义者」。「完美主义是很具毁灭性的,」她告诉我。「这二十年访问许多执行长和得奖运动员下来,我从没听过有哪一位说我能有今天的成就是因为我是个完美主义者。从来没有!我听到的是我的成功几乎是建筑在牵制完美主义的能力上。」

但即使有这样的体悟,布朗偶尔还是会在清晨五点时忽然惊醒,感到一阵恐慌「天哪,我不敢相信我居然还没帮儿子的学校作业回信!』」

「正解。」每一个男人都这幺说。

「如果我很快就做完了,蒂娜会给我更多的工作。」我妹婿派崔克也这幺说。「所以老实说,我真的慢慢来。」

「有个东西叫做齐夫定律,」汤姆同意。「是以一个语言学家为名,他说人们会很自然地在一段时间内做最少量的工作,好节省气力。这也是为什我们常用的字彙只有那些,还有,我确实怕妳会叫我做更多的事。」

相关书摘 ►从生产结束那天开始,我的怨恨就像恶露一般滴答个不停

书籍介绍

《我如何忍住不踹孩子的爸:不要在该沟通时选择暴走,专治老公耍废、耳背、扯后腿的沟通与话术》,三采文化出版
.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珍西.唐恩
译者:林怡君

为什幺,当「夫妻」变身「爸妈」后,老婆就频对先生抓狂?难道,是宝宝破坏了妳的婚姻?

谁该读这本书?

对老公一切行为,惯性以转身、白眼、深呼吸等方式处理的老婆总是沉浸在个人世界,不知老婆为何又爆炸的老公期待双方关係可以更上一层楼的夫妻

婚姻哪能靠忍耐,换位思考最重要。爱上当人老婆、当人妈妈这件事,重新当孩子他爸的情人。

这是一本心理学家、婚姻谘商师、两性治疗师,联手挽救婚姻危机的真实建议用书。作者真实记录与丈夫争吵的细节、谘商时的对话纪录、众多友人的经验、专家的改善方法,来修复本来可能会变得更糟的关係。看珍西的家庭生活,找出自己与另一半的相处之道。

「父亲在家务和育儿上天生就不行」,这是迷思还是其来有自?
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